☆ 幾 時 蓮 ☆——凝然心是白蓮花

 找回密码
 註冊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唯愛蓮

[正劇] [15-11-23] 素還真霹靂天啟至兵甲龍痕口白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29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章(完)
【前往血暗沉渊路上】
素还真:喝
旁白:毫不容情,素还真长声一喝,再出天问三誓,刹时天际光华大作,耀然夺目
素还真:问,争权夺利何时停; 恨,崎岖世路人难行,喝
旁白:强招将临,白尘子急运内元,足一踏掌一翻, 纳邪流于身
白尘子:喝
旁白:侯之副体岂是易与,邪流灌顶,宛如一株邪木擎天而立,形成圣魔辉映之势
白尘子:素还真死来
素还真:一誓向人,红尘归理道云清,呀
旁白:金色莲华突破黑色邪木,一股庞然压力降下,白尘子退无路进无步,一掌硬接
白尘子:喝,哇啊……
旁白:一声惨嚎宣告邪不胜正的结果
白尘子:呃……
(白尘子口腹绽出红光,倒地而亡)
素还真:嗯……


【寒光一舍】
(剑子打扮成素还真的模样,往后的素还真都是剑子所扮,而素还真则是扮成黑枒君潜入佛狱)
素还真(剑子):哎,这模样当真是潇洒不凡啊
屈世途:叶小钗你看呢,这素还真……
(秦假仙冲入)
秦假仙:大事不好了,素还真,大事不好了,擎海潮要挑战一页书
屈世途:啊
素还真(剑子):诸位勿躁,吾先前往一会擎海潮,说明一页书之情况,看是否能打消挑战之事
佛剑分说:定禅天亦需一行,吾前往找寻净琉璃,商讨一页书之事
素还真(剑子):也好
素还真(剑子)、佛剑分说离开


下面就是素素扮成黑枒君的口白了
【火宅佛狱】
(白尘子进入火宅佛狱大殿)
黑枒君 :凯旋侯副体黑枒君参见王
咒世主:你为何回来了
黑枒君 :黑枒君无能,为了通知太君治与天刀众人的消息,被素还真发现,死战方能脱逃
咒世主:嗯…
(咒世主为黑枒君疗伤)
黑枒君:多谢王为黑枒君疗伤
咒世主:你带回了很有用的消息, 这是吾之赏赐,起来吧
黑枒君 :是,太君治与天刀众人侵入佛狱,是否已经阻止成功了
咒世主:公与侯还有迦陵都已出发
黑枒君:如此全军出动,对方插翅难飞
咒世主:吾也该亲自一行
黑枒君:王且慢,吾有一言请王斟酌
咒世主:嗯,说
黑枒君:太君治与天刀众人绝非太息公与凯旋侯众人敌手,较之此事,另一事更显重要,那便是北天海擎海潮挑战一页书,此战此约已成定局,也是王最该关注的目标
咒世主:喔
黑枒君:此战天下注目,吾与擎海潮百年相交,深知其能,不但是佛狱未来大患,也堪称一页书大敌, 死国必对此战关切,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甚至两败俱伤,死国已与略城联手,天者虽未必相助擎海潮, 却绝不会放过一页书
咒世主:嗯…
黑枒君:吾主,吾王,凯旋侯策划许久使梵天入魔,不日佛狱便可完全掌控一页书,正道却对此一无所知,如果让一页书死于天者之手, 百般绸缪,一朝无功矣
咒世主:吾明白你的意思,必须保留一页书这颗棋子
黑枒君:一页书的重要性,进,可操之为佛狱大将,天下少人能撄其锋,退,可遏阻牵制素还真,使其疲于奔命,一页书开口,苦境人莫不奉为圭臬,用之蛊惑人心,不只能在战术上运用,更有战略上的价值,这一步天者必然料到,所以这颗棋子绝不容失
咒世主:许久不见,你的智慧进步了
黑枒君:在苦境这段日子,黑枒君并非毫无进展
(凯旋侯进入)
拂樱斋主:参见王,嗯,黑枒君你回来了
黑枒君:身份暴露,不得不回
咒世主:状况如何
拂樱斋主:天刀与漠刀仍在隐匿, 太君治、十锋皆已身亡
黑枒君:啊
咒世主:黑枒君
黑枒君:天刀与漠刀脱逃,危机仍在
拂樱斋主:太息公守在婆罗堑,要往杀戮碎岛仅此一路,天刀、漠刀绝无法闯过
黑枒君:吾仍是不能放心,王,请让吾前往协助
咒世主:嗯…不需要,你留下, 利用时间告知吾你潜伏的日子,在苦境有何收获
白尘子:这…是
咒世主:凯旋侯,关注北天海的发展
拂樱斋主:嗯,是
咒世主:关键时刻,即将来到了


【银盌盛雪】
千钟少:呃呃,讲到这,我差点忘记素还真交代的那封信
擎海潮:哦(接信阅读)哼,借口连篇
(擎海潮将信毁掉)
千钟少:啊啊啊…(素还真来到) 这下对人抱歉了
(素还真看向地上碎片)
素还真:劣者清香白莲素还真,特来求见此地高人擎海潮
拣角吃毛:素还真你真有诚意,上回留了信,这回又亲自跑来
擎海潮:素还真,你我素昧平生, 如果你来替一页书说情,那咱们毫无情分谈起,如果你想包庇杀人元凶,那请你即刻离开,因为你已忘了谁是谁非
素还真:前辈请息怒,且听素某一言
擎海潮:交浅言深,擎海潮非是阔交之人,请
素还真:唉…
(素还真离开)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0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一章(完)
【火宅佛狱大殿】
咒世主:情况
太息公:被他们闯过婆罗堑
咒世主:你失败了
太息公:是(咒世主掌掴太息公,太息公抚脸上血痕)嗯
咒世主:你们明白此事的重要性, 为何还失败
凯旋侯:王,息怒
咒世主:太息公,黑枒君,你们留守佛狱,侯,随吾往天地合,杀擎海潮
凯旋侯:王要御驾亲征
咒世主:在佛狱完全掌控一页书之前,不能再有任何变数
凯旋侯:是
咒世主:此战过后,吾要亲自一会戢武王
凯旋侯:王,此时此刻,深入杀戮碎岛,只怕戢武王对王不利啊
咒世主:这次的大错必须由吾亲自弥补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二章(完)
【火宅佛狱】
(太息公对镜轻拂脸上伤痕)
邪玉明妃:哼
(太息公扔掉镜子,黑枒君进入, 捡起镜子)
黑枒君:此镜照不出公绝代容颜, 虽然有过,罪不至此
邪玉明妃:哦,看不出你倒是对吾留心了
黑枒君:太息公的风情,又有几个人能抵挡
邪玉明妃:吾之风情,你还未完全体会得

黑枒君:唉呀,若王回归,看到黑枒君若是变成一付枯骨,那公是不是很难交代
邪玉明妃:佛狱里面也偶有失踪人口,不足为奇
(黑枒君闪身避过太息公)
黑枒君:用这样的方式报复凯旋侯,不如留吾这副残躯,说不定对太息公更有利
邪玉明妃:呵呵呵…怎么说呢
黑枒君:三公副体虽然身份尊贵, 但如果能扶正,岂不是更加尊荣
邪玉明妃:哦…
黑枒君:身为副体,吾绝对忠于佛狱,当然也愿意为火宅佛狱的最高利益现出忠诚
邪玉明妃:你真是善于撩拨,不过,吾想先看看你是怎样忠于佛狱的最高利益
黑枒君:机会已经来了
邪玉明妃:哦…
黑枒君:凯旋侯与吾同时前往苦境,吾却比凯旋侯晚了一点时间回来,又与擎海潮交往甚密,对于苦境现今局势了解只有更多
邪玉明妃:所以呢…
黑枒君:吾能提出一个完美的战局让王信服
邪玉明妃:那又如何
黑枒君:如果能得人协助,或者三公之中也可易位,吾那屡屡失败的正体是该为他的失误付出代价了
邪玉明妃:你要吾助你登上三公之位,对吾而言这并无利益
黑枒君:三角决策只要有两票就能推翻王的决定不是吗
邪玉明妃:嗯,那你知晓吾要的是什么吗
黑枒君:公何不明说
邪玉明妃:你以为吾会觊觎王的位置吗,呵…王对佛狱的奉献可称为无私,便是吾也不想替代他,吾要的,可是另一个谁也抓不住的异数
黑枒君:嗯,公的意思是…
邪玉明妃:何必装蒜呢,开启那禁忌名字的关键,就在王的身上
黑枒君:(禁忌的名字…师尹并无对吾提起的事情)哈,任何条件都有商议的余地,只要我们的合作关系足够紧密
邪玉明妃:你要吾如何帮你
黑枒君:三角会议之上,公可是拥有关键的一票
邪玉明妃:呵,你的提议让吾好生考虑吧
黑枒君:吾要进入邪思台,公若有心,吾随时候传,请
邪玉明妃:那吾也先提醒你,再过十五天,一页书便落入佛狱掌控之中,有什么妙计可是要提早提出啊
黑枒君:当然

【邪思台】
(黑枒君来到)
黑枒君:(邪思台,此地就是佛狱的藏书之地,希望能找到医治一页书前辈的方法)
(小狐突然现身)
小狐:什么人闯入邪思台
黑枒君:嗯,你是…
小狐:竟然不认识本狐仙,小子你一定是新来的,本狐可是王女的副体,身份尊贵,不同凡响
黑枒君:喔…原来是说服者的副体,失敬了
小狐:知道失敬就好,你是谁,来这里做什么,邪思台是佛狱的重地,不是你我这般尊贵重要的人轻易踏入,轻是挑断脚筋,重是人头坠地,你还不快快出去
黑枒君:那大人你又来到此地做什么
小狐:本狐是负责掌管邪思台的台长,三公之外就属本狐的身份最高,你要向吾行礼,知吗
黑枒君:哦,是,小人参见大狐大人
小狐:这样就对了,嗯,吾还不知你是谁
黑枒君:小人贱名何足挂齿,在下来此是想翻阅佛狱藏书,请问大狐关于异化魔变之记载是在哪一区呢
小狐:原来你是想借书喔,嗯,年轻人多读一点书也是好的,关于你问的问题,我看看…咦,异化魔变的相关记载,咦,怎会找不到呢, 唉,都是王不好,小翠出嫁没带我去就算了,竟然将我调来这,顾守这座图书馆,真是大材小用,这么多字,看到我的头都昏去
黑枒君:这种小事何必麻烦大狐, 让吾来吧
小狐:讲的也对,你自己找
(黑枒君翻阅书籍,不久将书还给小狐)
黑枒君:嗯,多谢大狐
小狐:这么快,嗯嗯,看你还知道礼数,菜鸟仔,对佛狱有什么不了解的尽管问我,本狐负责掌管邪思台,对佛狱历史掌故可是无一不知,无一不晓 啊
黑枒君:吾进入之前,听说佛狱里面有一个人名谁也不敢说,小人冒昧,只怕不小心泄漏了机密,大狐可以指点一二吗
小狐:不能讲的人名…难道是魔王子
黑枒君:魔王子…
小狐:啊,为什么你也会读心术, 惨了,反正你知道他的称号就好, 而且是你自己发现的喔,绝对跟我没有关系,不是我透漏的,记得, 千万别再提起这个名字了
黑枒君:你怕受罚
小狐:我才不在怕,本大狐可是邪思台的总管,佛狱之中谁敢不给本狐三分面子
黑枒君:对了,还未报上吾的名字,在下黑枒君
小狐:黑…黑、枒、君!哇啊,你是侯的副体,你你你…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
黑枒君:方回不久,请问大狐……
小狐:啊免免免,免叫大狐了,本狐一向随和,叫我小狐不好
黑枒君:哈,那也好,小狐,吾要留在此地查阅资料,这段时间请你关照了
小狐:啊好,当然好,对了,你… 黑枒君大人,你是不是一个记恨的人
黑枒君:你说呢
小狐:惨,他一定记恨了,我的皮要绷紧一点了


【邪思台】
(黑枒君翻阅书籍)
黑枒君:(魔贯三元,没错,这就是一页书所中之邪术,佛狱至高邪法,三元汇阴咒,书上记载,唯有以邪攻邪,以邪之极血融合邪之源流方能解破,但这两项物品到底是什么)嗯…小狐
小狐:黑枒君,有什么要交办的
黑枒君:吾考你一个问题,你若能答出,吾就不计较你之前以下犯上的罪责
小狐:啊,什么问题,本狐学究古今,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
黑枒君:吾问你,佛狱当中最邪最恶的东西是什么
小狐:最邪最恶的东西啊,这…东西我是不知道,但是有一个人连王都会忌惮
黑枒君:嗯,是什么人
小狐:还有谁,当然是魔王子啊
黑枒君:他现在在哪里
小狐:蛹眠之间
黑枒君:你回答的很好,嗯,你带吾走一趟吧
小狐:哇,我腿软了,黑枒君啊, 别开玩笑了,那个地方是禁地,谁也不能进入
黑枒君:这是题目,吾只要你带吾前往,没要你陪吾进去啊
小狐:真的吗
黑枒君:当然
小狐:好,那随我来
【蛹眠之间外】
(小狐与黑枒君来到)
小狐:就是这里,从这个方向进去就是蛹眠之间了
黑枒君:你留在此等吾,不准离开
小狐:当然当然,我在这里等你, 我在这里等你
黑枒君:嗯
(黑枒君进入蛹眠之间)
黑枒君:此地,嗯…一股邪气隐而不发,甚至比咒世主更加浑厚,这是…
旁白:石翼覆盖着一颗特殊石蛹, 散发出令人不安的邪气,蛹眠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



【荒野】
旁白:为助一页书,荒林中,素还真等三人急急而奔,来到中途…
(一道黑气阻拦三人,丘伯、伏首神龙、戎马无疆现身)
素还真:啊,是你们
丘伯:哈哈……
(三人便攻击素还真等人)
伏首神龙:喝
素还真:喝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三章(完)
【蛹眠之间内】
旁白:庞然的双翼掩盖一颗巨大邪蛹,透出的邪气隐隐不安,令观者心中怦然,不能自安
黑枒君:好诡异的巨蛹,一股邪气隐隐透出,令人不安,这个东西就是邪之极吗
旁白:白尘子缓缓伸手,欲探邪蛹根底,就在触碰瞬间
黑枒君:啊…
旁白:素还真体内邪元竟源源不绝被邪蛹吸引
(黑枒君逐渐现出素还真之貌)
素还真:不妙
旁白:此时,一声狂吼响动
【蛹眠之间外面】
小狐:啊,这么恐怖的叫声,里面是发生什么事情
【蛹眠之间】
旁白:吸力忽减,素还真急发一掌
素还真:喝
(素还真脱手,恢复黑枒君之貌)
黑枒君:他竟然是吸收吾之邪气, 差点师尹给吾的邪丸便失去效用, 但现在邪能大失,吾的掩护维持不了多久了,方才的龙吼声分明是压制了邪蛹的力量,龙吼与邪蛹之间有什么关系,如果这就是邪之极, 他现在是蛹化的状况,要如何从他身上取血,咦?伤口,怎会有这个伤口存在,(取得血,但又挥发掉了)炽热的血液,一接触空气便蒸发,嗯…百气寒霜指,喝!(血流冰冻)东西到手,得来全不费工夫,但是这邪蛹尚有许多疑点,魔王子,佛狱禁忌的名字,此魔不除,只怕犹有后患,嗯…封印十分坚固,只怕吾也无能击破,而且吾体内邪元已损失大半,如果再动手与他接触,只怕再被吸纳,身份必然暴露,眼下当以一页书之事为要,此邪暂且按下,再图后谋
【蛹眠之地外面】
小狐:刚才里面声音很大,是发生什么事情了
黑枒君:没事,今日之事,可是千万不要向人提起,不然…
小狐:不会不会,我保证不会讲出去
黑枒君:真乖真乖,你先回到邪思台,尽好你的本分,吾去了
小狐:原来黑枒君人不坏嘛,嗯, 来去邪思台


【树林】
旁白:荒林索命,死国魔化众将强势围杀素还真等人
素还真:喝
戎马无疆:呀
旁白:虽知眼前已是魔物,素还真亦不忍下重手,情势一时危急
辉煌堕世:再留情,你就没命了
丘伯:哈哈哈哈……
拔刀洗慧:嗯(对上戎马无疆)
戎马无疆:啊…
丘伯:喝
素还真:呀
辉煌堕世:喝
伏首神龙:呃……
素还真:生前正道中人,死后却沦为死国爪牙,想来他们在黄泉下必也不能瞑目,吾虽不忍,也只能选择毁尸灭魔,乘天地,御六气,天一入寥,喝
旁白:昔日战友,如今兵戎相见, 不忍之余亦要斩魔断念
辉煌堕世:嗯,依智不依识,依识入地狱,呀
拔刀洗慧:命弦在羽,喝
旁白:三人极招念融清圣之力,刹时天地昊光冲散妖氛
戎马无疆:我…望夜…
旁白:魔化三人同受感应,一时回光返照,神智片刻一醒
丘伯:多谢你们
素还真:唉…
旁白:烟尘散逝,从此天涯疏隔; 荒魂何吊,此际俯仰偏苦


【树林】
旁白:树林之内,豁尽最后功力的一页书颠颠倒倒,将近昏厥
一页书:呃…
地者:梵天,耗尽全力犹能逼退我与凯旋侯,你们的顽强,我欣赏, 最后一程,让吾为你送行,呀
一页书:喝,呃……
旁白:突然间,天地忽现无数刀气袭击,地者一时受制
地者:嗯,这是
素还真:喝
地者:哼
卢卡:转移魔法
(卢卡趁机欲带走一页书)
地者:呀
素还真:喝
(地者一刀袭向卢卡)
卢卡:啥
(危险时刻夜神接下杀招)
地者:又是你,叛徒
夜神:快走,喝
( 卢卡趁机带走一页书 )
地者:地毁变
夜神:境之六瞬斩
地者:哼
夜神:宁之卷第二式,雪夜霜宁
地者:灭之卷,寰宇尽灭
素还真:两人皆有兵甲武经
夜神:喝
地者:灭(一招过后,素还真等人消失)夜神之宁之卷竟练到如此程度
【树林路上】
辉煌堕世:素还真,死国已经撤退,现在要如何
素还真:一页书被死国能尊带走, 必是为了医治,咱们先回寒光一舍等待消息


【扶木根部】
黑枒君:(邪之极血已经到手,邪之源流应是扶木无疑,扶木是佛狱能源所在,侵入苦境吸收地力,再将地力传播至佛狱其他位置,说是佛狱生命支柱也不为过,此地就是扶木之根,嗯…果然庞大无匹,邪之源流所指是扶木树液吗)喝(扶木反击)嗯…呀
旁白:扶木遭袭,启动自我防卫, 巨大邪根不停攻向白尘子
黑枒君:(扶木的自我防卫机能, 不妙,此举可能惊动了太息公)风雷神击,石破天惊混元掌
旁白:心知不能久留,白尘子掌气先退袭来扶木,石破天惊混元掌急击扶木根部
黑枒君:退
( 黑枒君欲退之时惊见太息公来到)
太息公:黑枒君,你为何来此,又为何攻击扶木呢
黑枒君:太息公…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四章
【贪邪扶木】
邪玉明妃:黑枒君,你为何来到此地,又为何攻击扶木呢
黑枒君:身为三公副体,来到扶木深处算不上大罪吧
邪玉明妃:你当然可以进入,但为何要攻击扶木
黑枒君:这…
邪玉明妃:扶木一向由吾掌控,单是你攻击扶木的举动,吾便可当场将你格杀,吾你有会一个很好很好的解释
黑枒君:事到如今,吾也不能再隐瞒了,吾要取扶木根部的树液作为练功之用
邪玉明妃:练功,看不出黑枒君还是好胜进取之人,是什么绝代武学需要此物,又需要你这般鬼鬼祟祟
黑枒君:呵,是信任别人好,还是信任自己实在,如果你有一个企图超越的目标,而这个目标拥有随时消灭你的能耐,你能不低调吗
邪玉明妃:你的目标是凯旋侯
黑枒君:从来火宅佛狱的副体便是正体的附属品,最大的作用便是监视正体的行动,但吾讲过了,副体未必永远甘为副体,三公的席次也可以交替,如果吾能以副体之姿坐上三公位置,将开佛狱前所未有之奇
邪玉明妃:以副体之姿登上三公, 确实是一奇。王虽是本副一体,但掌握主导的人终究是本体,不过, 攻击扶木,你已作的太过了
黑枒君:扶木如果是吾掌气能伤, 那王也不用为九韶遗谱如此费神, 要坐上三公的位置,吾现在还不够实力,所以,吾斗胆开口,公…
邪玉明妃:你想要吾帮助你
黑枒君:只有公能操控扶木取得树液
邪玉明妃:呵,凯旋侯确实是吾眼中的一粒沙,虽然无害,总是刺眼,但吾又怎知你未来不是一根刺,在吾心口舞弄
黑枒君:如果公真想放出魔王子, 那三角决议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吗
邪玉明妃:嗯…
黑枒君:只要公愿意帮吾,只要产除凯旋侯之后,吾即刻在三角会议上助你决议,放出魔王子
邪玉明妃:好遥远的承诺,好毫无依据的说辞,玷芳姬已死,如果被吾一心扶植的人推落悬崖,那… 那…那吾简直死的愚蠢了
(太息公挑起黑枒君下巴)
黑枒君:就算不帮助吾,公的位置也摇摇欲坠了
邪玉明妃:你说什么
黑枒君:天刀众人闯入佛狱,守护者重创漠刀,凯旋侯击杀太君治, 守在最后关口的你却放走了负伤的天刀,王若论罪,你认为你能安稳吗
邪玉明妃:嗯,凯旋侯还没能力取代吾
黑枒君:取代你的人未必是凯旋侯,王最亲信的人是谁呢
邪玉明妃:你的意思是,守护者
黑枒君:守护者的未来无可限量, 又是王器重的人,难保王不会为了助他升迁改变了谁的位置
邪玉明妃:嗯……
黑枒君:就算你保住你的位置,也顺利将凯旋侯踢出三公之外,继任的人也将是守护者,到时你想放出魔王子的希望就更加渺茫,所以帮助吾绝对是你达成目标最快的捷径
邪玉明妃:呵呵呵…将禁忌的名字说的这么轻易,走一趟苦境让你忘却了当年吃过的苦头了吗
黑枒君:嗯…
邪玉明妃:解开魔王子的枷锁,不但佛狱,整个四魌界都会因此震荡,什么三公,什么三角会议都会在瞬间崩毁,到时你三公的位置毫无利益与意义,黑枒君啊,何时你变得如此无知、大胆了
黑枒君:如果公敢赌注,黑枒君同样敢
邪玉明妃:呵…(抛给黑枒君 一个瓶子)这是扶木的树液,吾倒要看你如何驱逐凯旋侯,坐上新任侯的位置,到时,莫忘了你现在的承诺
(太息公便离开)
黑枒君:(险险露出破绽,观察太息公之言行,看来对魔王子此人, 吾必须严密注意深入了解)嗯…


【碎云天河】
(剑之初拿出一布包,打开露出两只手镯)
慕容情:(嗯,那不是他母亲的遗物吗,怎有两个)
(剑之初回忆,素还真:这个手镯是他留给你的遗物,还有这本生之卷。虽是有缘赠予素某,但我认为应该将它还你,还有一句话…)
剑之初:水远山高,此情不老,他对你说的话,你听见了吗,从今以后,没有人能再使你们分开。

【火宅佛狱】
咒世主与凯旋候从苦境观战回来
太息公:参见王
黑枒君:参见王
旁白:回到佛狱的咒世主,静坐大殿之上,一语不发,现场气氛沉重
咒世主:剑之初,此役是吾的失策,没预料到剑之初会插手此事, 候为何你应付不了重伤的擎海潮, 公,为何你无法杀了碧眼银戎,吾的失败同样责无旁贷,这段日子屡屡的意外,让佛狱的攻势不断受挫,三公是佛狱的最高领导者,代表为火宅佛狱的最高利益,而永远战无不胜,诸位,你们自己对得起这样的称号吗
凯旋候:凯旋候失职,请王降罪
太息公:请王息怒
咒世主:吾不怒,怒无益,佛狱是个贫瘠的地方,四魌树的能量在诗意天诚而降,流经慈光之塔,再经过杀戮碎岛,火宅佛狱永远只有残余的微末,在险恶的环境下生存, 为了资源,四魌界发生了多次的大战,婆罗堑的边界上伤亡了千万冤魂,直至雅狄王的强力介入,平静了将近百年,原本以为除去了雅狄王,佛狱便能取下杀戮碎岛,但是杀戮碎岛降临的希望让边境战败, 吾不得不维持这恐怖而微妙的和平,苦境是候你与两位副体孤军深入才打开了通道,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,夺得太阳,夺得资源,反攻四魌界最好的机会
凯旋候:王为佛狱用心良苦
咒世主:过去的失败,吾一概不再追究,现在在最后的关头,吾要迎取胜利,诸位你们做得到吗
凯旋候:凯旋候当全力以赴
太息公:太息公绝不怠慢
咒世主:息入苦境以来,佛狱拟定了五大方针:一、连结外援,二、 驱使扶木,三、兵甲武经,四、魔化梵天,五、转移基地,一直以来我们都向这个方向前进,虽然经过修正,兵甲武经这个方针几无进展,但其他四项都已经到达相应的结果,尤其是第五项,今后我们必须借道血闇沉渊,也能抵达苦境
凯旋候:死国非是善盟,早晚必将背叛,不过梵天魔化在即,佛狱得此勇将就能操控局势
太息公:但是剑之初的出现,将影响对苦境的用兵情况
咒世主:吾会亲自走一趟薄情馆
太息公:王要会见剑之初
咒世主:能亲手封印火宅佛狱的异数,就同样能对付慈光之塔的惊叹,与杀戮碎岛的希望,你们可以退下了
(太息公、凯旋候、黑枒君离开)
【寒光一舍】
拔刀洗慧:一页书不知情况如何
(卢卡来到)
卢卡:素还真啊
素还真:嗯,是你
卢卡:素还真啊,事情关于一页书跟霓羽族,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…
素还真:我马上前往霓羽族
拔刀洗慧:我们与你同行
素还真:嗯
(素还真三人离开)


【万年春外围树林】
霓羽村民:啊…我…我绝不会屈服
癖箫怨:也许你认为守口如瓶算是一种美德,但是吾已经失去耐性, 你就在地狱之中保守你的秘密吧
(癖箫怨取出一针欲杀人时)
旁白:就在逼命之刻,一道掌气迅速来到
癖箫怨:啊
(癖箫怨转身抵挡,素还真现身)
素还真:翻云一贯
(癖箫怨中一掌再次受伤)
素还真:你还想继续吗
(拔刀、辉煌两人亦现身拦住癖箫怨退路)
癖箫怨:哼
(癖箫怨前后虚发数针后离开,素还真释放霓羽村民 )
素还真:你感觉如何
霓羽村民:多谢你,你是……
素还真:在下素还真,是为一页书前辈伤势而来,卢卡将一切都告知我了
霓羽村民:啊,太好了,一页书有救了,我带你们进入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五章
【万年春】
翎婆长老为一页书疗伤
翎婆长老:啊……
飞鹭:长老
翎婆长老:他体内逆行的真气已更加扩散,我已无能为力
飞鹭:长老,你先休息,下次他若再发作就由我
翎婆长老:你的内力修为尚浅,不但无用,反有受伤的危险
飞鹭:我不怕危险
翎婆长老:虽然你不顾危险,但对他并无好处
飞鹭:只要能救他,要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
翎婆长老:我知晓你很重视他,不过你还是以族民为先
飞鹭:但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, 我真没用
(此时素还真等人来到)
素还真:两位,让素某一试吧
翎婆长老:你是谁,你是如何穿越密林,进入此地
素还真:两位放心,在下素还真, 是一页书的朋友,素某在树林中救了贵族族民,是他代为引路
翎婆长老:原来人是你所救,多谢你,请
素还真:逆冲的寒涛之气,千波万涌,必是擎海潮留下之掌劲使得伤势汹涌不绝,日益加剧,若不尽速医治,只怕时间一久…
翎婆长老:他的真气爆冲已发作两次
素还真:治疗此伤,必须在受损的经脉之中快速引导真气的流向,只是风险甚大,让吾再深思一番, 嗯…(如是我斩不在一页书身上)
飞鹭:唉,若是我的歌声能够救他…
素还真:对呀,霓羽族之主阿多霓的歌声有夺天地造化之能,也许可请他对音波疗伤这方面着手
翎婆长老:阿多霓决心与霓羽族划清界线,只怕他不愿相助
素还真:让素某与你一会阿多霓, 表现出我们的诚心,希望他能答应救人,喝,吾先寄下真气护住一页书身上要穴,他稍后就会清醒,暂时不会再有真气逆冲之情况发生, 吾也带来两位朋友,可在此守护
翎婆长老:甚好


【火宅佛狱】
太息公:恭迎王
凯旋侯:恭迎王
咒世主:吾见到剑之初了
太息公:那他的态度与立场又是如何
咒世主:明日在薄情馆,佛狱与中原会签下一份和平条约
太息公:王,在慈光之塔的惊叹面前,连你也丧失了斗志了吗
凯旋侯:太息公
太息公:这种事情是否该在三角会议上进行,而非在大殿之上的一个命令,如果王果真丧失了斗志,那佛狱还有一个足以震惊四魌界的异数
凯旋侯:太息公,释放禁忌的名字,代价谁也负担不起
太息公:斗争、杀戮、掠夺、吞噬才是火宅佛狱的本质,谋取火宅佛狱的最高利益,永远战无不胜,是谁忘却了这最高的准则
凯旋侯:吾相信王必有……
咒世主:太息公,你对吾的判断有异议
太息公:攸关佛狱未来,若是放在三角决议上裁定,吾便从之
咒世主:那就在此决议,凯旋侯, 你的判断
凯旋侯:吾反对
咒世主:你也反对
凯旋侯:眼前局势大好,九韶遗谱落入死国手中,单凭阿多霓无法威胁扶木,在王的运筹之下,九韶遗谱早晚也会落入佛狱掌握,擎海潮重伤,一页书也即将被王掌控,中原更无对抗佛狱之能,只等铲除素还真,扶木魔化中原指日可待,此时此刻,岂有和平让步之理
太息公:三公决议,王的意见已经被推翻了
咒世主:守护者,你呢
太息公:王,三角决议只有三公有权发言
咒世主:吾不是问你
守护者:吾尊重王的决定,但迦陵的愿望,是战死沙场
咒世主:嗯…
黑枒君:王,可否让吾发言
咒世主:说吧
黑枒君:吾认为这个和平盟约甚妙,甚好,不但要结,而且要尽速,姿态要低,让苦境看到佛狱的诚意
太息公:黑枒君,你在胡言乱语什么
黑枒君:唯有这样,才能放松剑之初与中原的戒心,等到九韶遗谱入手,便随时可以反转局势,灭中原一个措手不及,夺得薄情馆作为扶木的基地
咒世主:说下去
黑枒君:依照佛狱与死国的盟约, 六大要地必须占有,才能让扶木根部完全侵入苦境。现在只剩下略城与薄情馆,略城由死国负责,薄情馆有剑之初坐镇,慕容情亦是高深莫测,强攻纵胜,也无须在此折损
太息公:用盟约降低对方的戒心, 才是王的用意
凯旋侯:素还真岂会轻易中计,慕容情亦非蠢辈,此计难成
黑枒君:当然,素还真众人也不会认为佛狱是真心结约,素还真必然判断佛狱内部有变,盟约只是缓兵之计,他有所提防,但却难提防, 背约就在签约同时
凯旋侯:嗯…
黑枒君:只等盟约一成,即刻发动攻势,谁能料到呢
太息公:黑枒君,你当真令吾刮目相看
黑枒君:吾更献上一策,助王功成
咒世主:说
黑枒君:世人只知九韶遗谱搭配阿多霓的歌声可以伤害扶木,却不知对阿多霓而言,九韶遗谱也是最致命的伤害
咒世主:喔
黑枒君:逆转九韶遗谱便可让阿多霓失去霓羽天音,对扶木再无威胁,进攻薄情馆就更加容易
凯旋侯:逆转九韶遗谱可以让阿多霓失声
太息公:你是如何得知
黑枒君:鬼谷藏龙收藏九韶遗谱多年,以擎海潮与他的关系,再以白尘子与擎海潮的关系,有什么秘密探听不到
咒世主:黑枒君,你的分析判断非常之好,九韶遗谱的情报来得及时
黑枒君:多谢王的盛赞
咒世主:公、侯、 迦陵,你们的斗志昂扬不因吾之决策而动摇决心,佛狱有这样的战士、谋师,苦境何足惧之,取下薄情馆,进占苦境,让扶木的枝枒在苦境遍地开花,让美丽的太阳成为佛狱的战利品
凯旋侯:火宅佛狱,战无不胜
咒世主:嗯,吾要会见一个人,杜绝后患,黑枒君,稍后与吾同行, 散会吧
(咒世主、守护者离开)
太息公:凯旋侯,走一趟苦境,吾几乎弄不清谁是本体,谁是副体了
凯旋侯:相信今日黑枒君的表现让太息公怀念起玷芳姬了
太息公:呵…
(太息公离开)
凯旋侯:黑枒君,你表现得很好嘛
黑枒君:不敢
凯旋侯:不过记住了,三公历史上从不曾有副体点位的经历,你的表现不过是增加吾的功绩罢了
黑枒君:吾就是你,你就是吾,黑枒君又岂有二心呢
凯旋侯:哼

【往薄情馆路上】
惜夫人找上素还真
惜夫人:素还真
素还真:原来是略城夫人
翎婆长老:略城夫人…
素还真:嗯,夫人面有难色,莫非遇上困难
惜夫人:实不相瞒,可否借一步讲话
素还真:嗯

素还真:夫人肯放下旧怨与吾联系,关于令兄伤势,请夫人尽管宽怀,素某会设法营助
惜夫人:素还真,多谢你,原本吾还忐忑你是否会拒绝
素还真:夫人能有大度求援,素某岂无允诺胸怀,敢问令兄今在何处
惜夫人:藏月湖,略城西南方五十里之洞穴
素还真:嗯,此事就交素某吧
惜夫人:素还真,很抱歉,九天之顶那天吾不该对你口出恶言,听说吾大哥也曾对你冷言以对
素还真:劣者能感受夫人与尊兄当时心境,故不萦于怀,如今说开, 更让吾欣慰,也望夫人不必自疚
惜夫人:再次感激
素还真:素某尚要与翎婆赶赴薄情馆,先行告退
惜夫人:清香白莲气宇宏深,名不虚传,了结啸日猋冤仇之后,希望略城能恢复往日和平
(素还真回到)
素还真:长老,你认识略城夫人
翎婆长老:嗯,前人的遗憾,今人的恩怨,总该放下的感叹
素还真:嗯…


【薄情馆】
慕容情:嗯,那件事尚无回音,这回他倒是慢了
富长贵:馆主,有人送来这封信, 指名要给你
慕容情:哦,富长贵,若是香独秀回来,请他马上来见吾
富长贵:是
慕容情:明知吾在等待却在此信薰上凝神香,未央好友,你真是故意啊
未央:(传音:不急不慢,不可质疑我的效率,你会感谢我)
慕容情:多余的废言,我要的只有答案,嗯…原来如此
(素还真两人来到)
翎婆长老:参见圣主
素还真:清香白莲见过慕容馆主
慕容情:哦,哈,原来是这样,真的是不急不慢,好巧
翎婆长老:圣主
慕容情:你们来的正是时候,你们是为了一页书之伤而来,是吗
素还真:馆主既知我们来意,是否已有方法能解一页书前辈之危
慕容情:方法是有,但实行不易
素还真:素某会一尽全力,馆主请说
慕容情:解铃还须系铃人,能医治一页书的人唯独擎海潮
翎婆长老:嗯,擎海潮此时必是重伤未愈,如何能治一页书
素还真:或许,擎海潮的伤也需要一页书
慕容情:素贤人果真是福至心灵, 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
翎婆长老:圣主的意思是让他们两人彼此治伤
慕容情:然也,他们两人身上的伤势皆是对方造成,一页书掌劲沛然无边与擎海潮的寒涛之气彼此冲击,导致真气紊乱疾冲,无法安定也无法导出,只能留在体内一再伤害自身
素还真:前辈的伤势确实是如此
慕容情:怎样的伤就怎样解,想导引出他们体内的内劲,就必须在同一时间让两人同时运功,流通真气,但是两人是否能配合,是最大的风险
素还真:嗯,他们两人对彼此尚存顾忌,要使他们天衣无缝的配合确实困难,一旦治疗过程中心思迟疑,震荡稍有偏差,他们便要断送性命
翎婆长老:一页书昏迷不醒,如何能进行疗程
慕容情:在九变归元台,是日月精华汇聚之地,天地能量充沛,只要再加上一人以羽衣刃调和天地能量,就能引导伤者内息,使其循环流通,并且在疗程中代为传引,平衡双方的内劲
翎婆长老:羽衣刃,嗯
此时香独秀来到
香独秀:耶,你们在聊天吗,慕容公子,你找我何事,有事快说,莫耽误我去雪非烟的时间
慕容情:来的好,我交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,那个人死了吗
香独秀:没死
慕容情:嗯…吾不是说…
香独秀:你只说杀他,没说杀死他,我杀过了就算任务完成
慕容情:香独秀,你,有一个机会可以将功折罪
香独秀:我没犯罪,为什么要将功折罪
慕容情:你如果还想再踏进雪非烟一步,最好照我的话去做
香独秀:你又拿雪非烟来威胁我, 说吧
慕容情:羽衣刃在你身上吧
香独秀:是啊,我正要拿去还给霓羽族
翎婆长老:难道方才所说第三个人选就是他
慕容情:然也,计划就是这样……
香独秀:了解,这难不到我
慕容情:切记,莫耽误时辰
素还真:吾也随行
慕容情:且慢,素还真,尚有一件要事非你不可,咒世主愿意和平商谈,需要你出面作为苦境代表
素还真:嗯,咒世主愿意和谈,令人意外
慕容情:是剑之初居中斡旋,你认为如何
素还真:嗯,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

【婆罗堑】
旁白:云海迷谲,恩仇浮泛,四魌双雄,再晤婆罗堑
两人:恭请
戢武王:太初之杀,戢武;混沌之戮,弭兵。咒世主,今日吾特送来一礼(抛出木盒)不敢打开吗,那吾代你打开
(打开竟是是笑剑钝的人头)
咒世主:此礼何意
戢武王:此人企图以一封先王遗书打坏咱们两境之间的友好关系,吾不该杀他吗
咒世主:木咒幻术,卖弄把戏有失王格
戢武王:多年前,有幸习得贵境此术,正逢今日机会,便想施展一番,看来吾之火候尚不足在咒世主面前卖弄
咒世主:卖弄的背后必有其意,说出吧
戢武王:那吾便直说了,那封先王遗书吾已看过,对其内容半信半疑,信者因其先王印记无假,疑者内容太过针对你火宅佛狱,恕吾直言,先王武功盖世,吾谅单以佛狱一方之力绝难撼动吾王半分,但遗书中却极其所能描述你佛狱如何了得,擒杀吾王,若非吾神智尚清, 还以为这是一封以遗书为名实则是歌颂你佛狱之言
黑枒君:嗯,能否借遗书一观
戢武王:喔,一名小小佛狱之将, 竟能在双王之间如此僭越要求,吾倒是小看了佛狱御下之能了
咒世主:将遗书过手吧
戢武王:哈(抛出遗书)
(黑枒君接住并交给咒世主,咒世主观看后烧毁遗书)
咒世主:此遗书焚出之余烬吹之灰散,而四魌树种所制造之纸,焚烧之后余灰中浮有莹绿光彩,此遗书焚后并无如此现象,此纸出自苦境, 此书必是伪造无疑
黑枒君:吾王睿智,原还愁心此遗书会造成咱们两境嫌隙,现在倒是能放下心来
戢武王:哈,虽此遗书为假,但已为吾父失踪之谜投下波澜,吾想, 咒世主还是欠吾一个解释
咒世主:莫须有之事,吾无解释之必要,倒是你戢武王应该交出擅闯吾境之人
戢武王:喔,那名擅闯者,佛狱拦不住,让他入了吾境,就由吾发落,吾已让他回到诗意天城
咒世主:嗯…
戢武王:让他回去,能藉此测度出诗意天城之立场,若诗意天城是主导者,那必会再有后续动作,若非,这样也算是一种结束,咒世主对吾之决定有疑义吗
咒世主:吾只要你之承诺
戢武王:误会已然廓清,约盟自当无毁,今日会谈已有收获,吾事杂烦身,不克久留,请
咒世主:吾要前往薄情馆,你先回佛狱
黑枒君:是


【薄情馆】
素还真:嗯……
咒世主:吾,咒世主,吾代表火宅佛狱
素还真:清香白莲素还真有幸一会佛狱之主
咒世主:公证人
剑之初:狱主,请
慕容情:人已到齐,三位请上座
素还真:请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3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五章
【万年春】
翎婆长老为一页书疗伤
翎婆长老:啊……
飞鹭:长老
翎婆长老:他体内逆行的真气已更加扩散,我已无能为力
飞鹭:长老,你先休息,下次他若再发作就由我
翎婆长老:你的内力修为尚浅,不但无用,反有受伤的危险
飞鹭:我不怕危险
翎婆长老:虽然你不顾危险,但对他并无好处
飞鹭:只要能救他,要我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
翎婆长老:我知晓你很重视他,不过你还是以族民为先
飞鹭:但是现在我什么都做不了, 我真没用
(此时素还真等人来到)
素还真:两位,让素某一试吧
翎婆长老:你是谁,你是如何穿越密林,进入此地
素还真:两位放心,在下素还真, 是一页书的朋友,素某在树林中救了贵族族民,是他代为引路
翎婆长老:原来人是你所救,多谢你,请
素还真:逆冲的寒涛之气,千波万涌,必是擎海潮留下之掌劲使得伤势汹涌不绝,日益加剧,若不尽速医治,只怕时间一久…
翎婆长老:他的真气爆冲已发作两次
素还真:治疗此伤,必须在受损的经脉之中快速引导真气的流向,只是风险甚大,让吾再深思一番, 嗯…(如是我斩不在一页书身上)
飞鹭:唉,若是我的歌声能够救他…
素还真:对呀,霓羽族之主阿多霓的歌声有夺天地造化之能,也许可请他对音波疗伤这方面着手
翎婆长老:阿多霓决心与霓羽族划清界线,只怕他不愿相助
素还真:让素某与你一会阿多霓, 表现出我们的诚心,希望他能答应救人,喝,吾先寄下真气护住一页书身上要穴,他稍后就会清醒,暂时不会再有真气逆冲之情况发生, 吾也带来两位朋友,可在此守护
翎婆长老:甚好


【火宅佛狱】
太息公:恭迎王
凯旋侯:恭迎王
咒世主:吾见到剑之初了
太息公:那他的态度与立场又是如何
咒世主:明日在薄情馆,佛狱与中原会签下一份和平条约
太息公:王,在慈光之塔的惊叹面前,连你也丧失了斗志了吗
凯旋侯:太息公
太息公:这种事情是否该在三角会议上进行,而非在大殿之上的一个命令,如果王果真丧失了斗志,那佛狱还有一个足以震惊四魌界的异数
凯旋侯:太息公,释放禁忌的名字,代价谁也负担不起
太息公:斗争、杀戮、掠夺、吞噬才是火宅佛狱的本质,谋取火宅佛狱的最高利益,永远战无不胜,是谁忘却了这最高的准则
凯旋侯:吾相信王必有……
咒世主:太息公,你对吾的判断有异议
太息公:攸关佛狱未来,若是放在三角决议上裁定,吾便从之
咒世主:那就在此决议,凯旋侯, 你的判断
凯旋侯:吾反对
咒世主:你也反对
凯旋侯:眼前局势大好,九韶遗谱落入死国手中,单凭阿多霓无法威胁扶木,在王的运筹之下,九韶遗谱早晚也会落入佛狱掌握,擎海潮重伤,一页书也即将被王掌控,中原更无对抗佛狱之能,只等铲除素还真,扶木魔化中原指日可待,此时此刻,岂有和平让步之理
太息公:三公决议,王的意见已经被推翻了
咒世主:守护者,你呢
太息公:王,三角决议只有三公有权发言
咒世主:吾不是问你
守护者:吾尊重王的决定,但迦陵的愿望,是战死沙场
咒世主:嗯…
黑枒君:王,可否让吾发言
咒世主:说吧
黑枒君:吾认为这个和平盟约甚妙,甚好,不但要结,而且要尽速,姿态要低,让苦境看到佛狱的诚意
太息公:黑枒君,你在胡言乱语什么
黑枒君:唯有这样,才能放松剑之初与中原的戒心,等到九韶遗谱入手,便随时可以反转局势,灭中原一个措手不及,夺得薄情馆作为扶木的基地
咒世主:说下去
黑枒君:依照佛狱与死国的盟约, 六大要地必须占有,才能让扶木根部完全侵入苦境。现在只剩下略城与薄情馆,略城由死国负责,薄情馆有剑之初坐镇,慕容情亦是高深莫测,强攻纵胜,也无须在此折损
太息公:用盟约降低对方的戒心, 才是王的用意
凯旋侯:素还真岂会轻易中计,慕容情亦非蠢辈,此计难成
黑枒君:当然,素还真众人也不会认为佛狱是真心结约,素还真必然判断佛狱内部有变,盟约只是缓兵之计,他有所提防,但却难提防, 背约就在签约同时
凯旋侯:嗯…
黑枒君:只等盟约一成,即刻发动攻势,谁能料到呢
太息公:黑枒君,你当真令吾刮目相看
黑枒君:吾更献上一策,助王功成
咒世主:说
黑枒君:世人只知九韶遗谱搭配阿多霓的歌声可以伤害扶木,却不知对阿多霓而言,九韶遗谱也是最致命的伤害
咒世主:喔
黑枒君:逆转九韶遗谱便可让阿多霓失去霓羽天音,对扶木再无威胁,进攻薄情馆就更加容易
凯旋侯:逆转九韶遗谱可以让阿多霓失声
太息公:你是如何得知
黑枒君:鬼谷藏龙收藏九韶遗谱多年,以擎海潮与他的关系,再以白尘子与擎海潮的关系,有什么秘密探听不到
咒世主:黑枒君,你的分析判断非常之好,九韶遗谱的情报来得及时
黑枒君:多谢王的盛赞
咒世主:公、侯、 迦陵,你们的斗志昂扬不因吾之决策而动摇决心,佛狱有这样的战士、谋师,苦境何足惧之,取下薄情馆,进占苦境,让扶木的枝枒在苦境遍地开花,让美丽的太阳成为佛狱的战利品
凯旋侯:火宅佛狱,战无不胜
咒世主:嗯,吾要会见一个人,杜绝后患,黑枒君,稍后与吾同行, 散会吧
(咒世主、守护者离开)
太息公:凯旋侯,走一趟苦境,吾几乎弄不清谁是本体,谁是副体了
凯旋侯:相信今日黑枒君的表现让太息公怀念起玷芳姬了
太息公:呵…
(太息公离开)
凯旋侯:黑枒君,你表现得很好嘛
黑枒君:不敢
凯旋侯:不过记住了,三公历史上从不曾有副体点位的经历,你的表现不过是增加吾的功绩罢了
黑枒君:吾就是你,你就是吾,黑枒君又岂有二心呢
凯旋侯:哼

【往薄情馆路上】
惜夫人找上素还真
惜夫人:素还真
素还真:原来是略城夫人
翎婆长老:略城夫人…
素还真:嗯,夫人面有难色,莫非遇上困难
惜夫人:实不相瞒,可否借一步讲话
素还真:嗯

素还真:夫人肯放下旧怨与吾联系,关于令兄伤势,请夫人尽管宽怀,素某会设法营助
惜夫人:素还真,多谢你,原本吾还忐忑你是否会拒绝
素还真:夫人能有大度求援,素某岂无允诺胸怀,敢问令兄今在何处
惜夫人:藏月湖,略城西南方五十里之洞穴
素还真:嗯,此事就交素某吧
惜夫人:素还真,很抱歉,九天之顶那天吾不该对你口出恶言,听说吾大哥也曾对你冷言以对
素还真:劣者能感受夫人与尊兄当时心境,故不萦于怀,如今说开, 更让吾欣慰,也望夫人不必自疚
惜夫人:再次感激
素还真:素某尚要与翎婆赶赴薄情馆,先行告退
惜夫人:清香白莲气宇宏深,名不虚传,了结啸日猋冤仇之后,希望略城能恢复往日和平
(素还真回到)
素还真:长老,你认识略城夫人
翎婆长老:嗯,前人的遗憾,今人的恩怨,总该放下的感叹
素还真:嗯…


【薄情馆】
慕容情:嗯,那件事尚无回音,这回他倒是慢了
富长贵:馆主,有人送来这封信, 指名要给你
慕容情:哦,富长贵,若是香独秀回来,请他马上来见吾
富长贵:是
慕容情:明知吾在等待却在此信薰上凝神香,未央好友,你真是故意啊
未央:(传音:不急不慢,不可质疑我的效率,你会感谢我)
慕容情:多余的废言,我要的只有答案,嗯…原来如此
(素还真两人来到)
翎婆长老:参见圣主
素还真:清香白莲见过慕容馆主
慕容情:哦,哈,原来是这样,真的是不急不慢,好巧
翎婆长老:圣主
慕容情:你们来的正是时候,你们是为了一页书之伤而来,是吗
素还真:馆主既知我们来意,是否已有方法能解一页书前辈之危
慕容情:方法是有,但实行不易
素还真:素某会一尽全力,馆主请说
慕容情:解铃还须系铃人,能医治一页书的人唯独擎海潮
翎婆长老:嗯,擎海潮此时必是重伤未愈,如何能治一页书
素还真:或许,擎海潮的伤也需要一页书
慕容情:素贤人果真是福至心灵, 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
翎婆长老:圣主的意思是让他们两人彼此治伤
慕容情:然也,他们两人身上的伤势皆是对方造成,一页书掌劲沛然无边与擎海潮的寒涛之气彼此冲击,导致真气紊乱疾冲,无法安定也无法导出,只能留在体内一再伤害自身
素还真:前辈的伤势确实是如此
慕容情:怎样的伤就怎样解,想导引出他们体内的内劲,就必须在同一时间让两人同时运功,流通真气,但是两人是否能配合,是最大的风险
素还真:嗯,他们两人对彼此尚存顾忌,要使他们天衣无缝的配合确实困难,一旦治疗过程中心思迟疑,震荡稍有偏差,他们便要断送性命
翎婆长老:一页书昏迷不醒,如何能进行疗程
慕容情:在九变归元台,是日月精华汇聚之地,天地能量充沛,只要再加上一人以羽衣刃调和天地能量,就能引导伤者内息,使其循环流通,并且在疗程中代为传引,平衡双方的内劲
翎婆长老:羽衣刃,嗯
此时香独秀来到
香独秀:耶,你们在聊天吗,慕容公子,你找我何事,有事快说,莫耽误我去雪非烟的时间
慕容情:来的好,我交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,那个人死了吗
香独秀:没死
慕容情:嗯…吾不是说…
香独秀:你只说杀他,没说杀死他,我杀过了就算任务完成
慕容情:香独秀,你,有一个机会可以将功折罪
香独秀:我没犯罪,为什么要将功折罪
慕容情:你如果还想再踏进雪非烟一步,最好照我的话去做
香独秀:你又拿雪非烟来威胁我, 说吧
慕容情:羽衣刃在你身上吧
香独秀:是啊,我正要拿去还给霓羽族
翎婆长老:难道方才所说第三个人选就是他
慕容情:然也,计划就是这样……
香独秀:了解,这难不到我
慕容情:切记,莫耽误时辰
素还真:吾也随行
慕容情:且慢,素还真,尚有一件要事非你不可,咒世主愿意和平商谈,需要你出面作为苦境代表
素还真:嗯,咒世主愿意和谈,令人意外
慕容情:是剑之初居中斡旋,你认为如何
素还真:嗯,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

【婆罗堑】
旁白:云海迷谲,恩仇浮泛,四魌双雄,再晤婆罗堑
两人:恭请
戢武王:太初之杀,戢武;混沌之戮,弭兵。咒世主,今日吾特送来一礼(抛出木盒)不敢打开吗,那吾代你打开
(打开竟是是笑剑钝的人头)
咒世主:此礼何意
戢武王:此人企图以一封先王遗书打坏咱们两境之间的友好关系,吾不该杀他吗
咒世主:木咒幻术,卖弄把戏有失王格
戢武王:多年前,有幸习得贵境此术,正逢今日机会,便想施展一番,看来吾之火候尚不足在咒世主面前卖弄
咒世主:卖弄的背后必有其意,说出吧
戢武王:那吾便直说了,那封先王遗书吾已看过,对其内容半信半疑,信者因其先王印记无假,疑者内容太过针对你火宅佛狱,恕吾直言,先王武功盖世,吾谅单以佛狱一方之力绝难撼动吾王半分,但遗书中却极其所能描述你佛狱如何了得,擒杀吾王,若非吾神智尚清, 还以为这是一封以遗书为名实则是歌颂你佛狱之言
黑枒君:嗯,能否借遗书一观
戢武王:喔,一名小小佛狱之将, 竟能在双王之间如此僭越要求,吾倒是小看了佛狱御下之能了
咒世主:将遗书过手吧
戢武王:哈(抛出遗书)
(黑枒君接住并交给咒世主,咒世主观看后烧毁遗书)
咒世主:此遗书焚出之余烬吹之灰散,而四魌树种所制造之纸,焚烧之后余灰中浮有莹绿光彩,此遗书焚后并无如此现象,此纸出自苦境, 此书必是伪造无疑
黑枒君:吾王睿智,原还愁心此遗书会造成咱们两境嫌隙,现在倒是能放下心来
戢武王:哈,虽此遗书为假,但已为吾父失踪之谜投下波澜,吾想, 咒世主还是欠吾一个解释
咒世主:莫须有之事,吾无解释之必要,倒是你戢武王应该交出擅闯吾境之人
戢武王:喔,那名擅闯者,佛狱拦不住,让他入了吾境,就由吾发落,吾已让他回到诗意天城
咒世主:嗯…
戢武王:让他回去,能藉此测度出诗意天城之立场,若诗意天城是主导者,那必会再有后续动作,若非,这样也算是一种结束,咒世主对吾之决定有疑义吗
咒世主:吾只要你之承诺
戢武王:误会已然廓清,约盟自当无毁,今日会谈已有收获,吾事杂烦身,不克久留,请
咒世主:吾要前往薄情馆,你先回佛狱
黑枒君:是


【薄情馆】
素还真:嗯……
咒世主:吾,咒世主,吾代表火宅佛狱
素还真:清香白莲素还真有幸一会佛狱之主
咒世主:公证人
剑之初:狱主,请
慕容情:人已到齐,三位请上座
素还真:请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4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六章(完)
【薄情馆】
慕容情:贵客皆至,三位请上座
素还真:今日一会,素某三分荣幸,三分感叹,更有三分迟疑,荣幸者能与咒世主和平会晤,感叹者两造立场极端,迟疑者此会可是魔鬼的礼物
咒世主:嘴上的试探,不如实质的利益来的诚意,吾的条件简单,漠沙林以东全归佛狱所有
素还真:一开口就要苦境割地,战势还未到明显的地步呢
咒世主:当战势明显,不是佛狱退兵,就是你屈服称臣,谈也没必要了
素还真:苦境与佛狱不同,现在并无一个固定的领导者,素某无法随意允诺
咒世主:那便是没结果了
剑之初:狱主
咒世主:嗯…
剑之初:这场会谈,需要的是双方的诚意
咒世主:嗯,那你能给吾怎样的条件
素还真:漠沙林归佛狱所有作为基地,不得伤害往来的苦境居民
咒世主:漠沙林以东与漠沙林是谁的诚意不足
素还真:对侵略者让步,那只会造成更大的侵略
咒世主:哈哈哈…吾要漠沙林周围百里之地,苦境擅入者,杀
素还真:这…
咒世主:漠沙林周围百里已无人迹,这个条件让步足够
素还真:就算有,也早就被佛狱所杀了是吗
咒世主:你要讨回公道,还是谈判
素还真:漠沙林周围百里可以,条件是不可伤害无意进入的苦境人民
咒世主:吾可以节制佛狱子民,但是,如果有人伤害了佛狱子民,那吾的报复就可观了
素还真:狱主答应了
咒世主:希望贵境能可遵守约束
素还真:这句话应该是素某说才是,剑之初先生
剑之初:我为公证,此约已成,若有背约,我不希望任何一方背约
素还真:那就擎掌为誓
咒世主:约定的重点在双方的诚意,这一掌毫无实质意义,再会了剑之初,再会了素还真(离开)
素还真:剑之初,多谢你的幹旋
剑之初:是我欠你的人情,无须说谢
慕容情:这个盟约背后,只怕不是
如此简单
素还真:素某心中有数,多谢,请


【火宅佛狱】
咒世主:和平的条约,漠沙林方圆百里已经是佛狱领地
太息公:百里,弹丸之地而已
凯旋候:这只是缓兵之策,再来才是重点,王,戢武王派人传来消息,大军待备还需要一点时间
太息公:看来王女与禳命女果真发挥了相当的功效,天刀送去的雅狄王遗书效果有限
黑枒君:枫柚所犯的大错是伪造了文字,却无伪造约纸质
凯旋候:说到此处,吾也怀疑,为何枫柚会犯下如此大错
黑枒君:照吾估计,非是他没想到,而是没办法,当时他人在苦境,四魌界所产之纸,他只能伪造却无法取得材料,百般无计,只好行此下策,赌上一赌
太息公:他这賭上一赌,却成了最大的破绽
咒世主:在碎岛援兵抵达之前,还有一个人必须除去,阿多霓
凯旋候:进攻薄情馆本在估计当中,但是剑之初…
咒世主:剑之初由吾牵制,凯旋候黑枒君你们掩后路
凯旋候:嗯,吾会观察局势,随时支援
咒世主:众人退下吧


【佛狱邪思台】
黑枒君:小狐
小狐:啊,是黑枒君,不知找属下何事
黑枒君:你想为佛狱立功吗
小狐:立功,这书间内藏书千万, 每一本我都整理得像新的,这种功劳佛狱谁人跟我比
黑枒君:耶,佛狱之人不喜读书, 长蹲书馆,辛苦少人知啊,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来,这罐药是我专门炼来要对付素还真,但五天内必定要送到素还真手上,你长居书馆,谅必见识也多,请为我想个方法,让我能将此药合情合理的送到素还真之手,若能顺利让素还真毒发身亡,我会在王的面前替你美言几句
小狐:嗯…我若只是出计,到时候让黑枒君独吞功劳,我岂不是做白工,不行哩,我在中原的人面广, 凭我与枫柚主人的交情,我想素还真必定不怀疑我,此药让我亲自送去给素还真好了
黑枒君:但,嗯…若让他送去,我这椿功劳就不能独吞了,这…
小狐:哈…我竟然听得到黑枒君的心声,我就知道黑枒君想独吞功劳,不行,我一定要亲自送药,黑枒君中原你不够熟容易出差错,而且你在佛狱事情这么多,怎么走得开,我天生聪明又伶俐,这罐药交我准没错
黑枒君:这…
小狐:好了,这件事就交我就对啰
黑枒君:哈…嗯,吾这方面亦要想办法拖延咒世主出兵的时机


【寒光一舍外】
小狐:寒光一舍已经到了,我干脆骗素还真,说这是枫柚要送他的好了
素还真:小兄弟
小狐:哇,吓死我了
素还真:小兄弟,你方才说枫柚主人送什么呢
小狐:黑枒君要我想办法,让素还真收下这罐药,现在人都出现在我面前了,我到底要怎样骗他,抬出枫柚有效吗,黑枒君在中原装做白尘子那么久,还是我抬出白尘子名号来骗他,到底是白尘子好还是枫柚好,管他的啊。这罐药是枫柚主人要给素还真的佛狱大补品,他叫你一定要喝下去
素还真:嗯,真是多谢你了,枫柚主人近来可好
小狐:他死…他诗写了很好,再见啊不对,是不见(便跑开了)
素还真:嗯…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4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七章(完)
【九变归元台】
旁白:渡翛年暗袭得手,擎海潮再受内伤,香独秀、一页书三人串连之内力汹涌翻腾,危急万分
擎海潮:呃…
渡翛年:擎海潮,再一掌送你归阴,喝(正运掌时一道气劲阻止) 是谁坏事
素还真:是我
渡翛年:素还真,哼(化光离开)
素还真:不妙,九变归元台若此时停止,天地灵气逆冲,他们两人体内横冲之气将爆体而出
千钟少:素还真,现在该怎么办
素还真:必须先缓和剧烈激荡的天地灵气,但是香楼主现在为他们两人持撑内力,无暇运使羽衣刃
飞鹭:让我来吧,只剩我能用羽衣刃
翎婆长老:飞鹭,你内力浅薄,尚无法调合天地灵气,不可勉强
飞鹭:没时间踌躇了,穷本知变, 其元自始,顺气成象,逆气还象
翎婆长老:不可啊
旁白:飞鹭挥动羽衣刃,调和天地灵气,助一页书三人调息吐纳,稳定真气,渡过最后关头
翎婆长老:飞鹭,你为驱动天地灵气,竟牺牲生命灵元,你可知后果
一页书:喝
擎海潮:呀
旁白:几经波折,终是大功告成, 难治之伤已然痊愈
飞鹭:啊…
翎婆长老:飞鹭(晕倒)
一页书:(接住飞鹭)飞鹭
飞鹭:你无事了
(飞鹭流下血泪)
一页书:嗯…你…
翎婆长老:啊,飞鹭
一页书:离开吧
擎海潮:各位护持之情,擎海潮记下,老酒虫,我们走吧
素还真:经过此事,一页书与擎海潮之间的过节也许能化消
香独秀:患难与共,方见真情,吾以前在集境受到器重,就是因为帮助许多同僚度过了不少难关
素还真:希望一切真如楼主所言, 飞鹭情况有异,吾等也随后关心吧
香独秀:嗯,工作做完,也该回薄情馆休息了


【小屋】
(素还真来到)
素还真:长老,飞鹭姑娘,素某打扰了,承蒙相助,为一页书治伤, 素某十分感激
翎婆长老:你言重了,我们也有受到你们的帮助
素还真:飞鹭姑娘为一页书前辈受难,可有素某能协助之处
翎婆长老:一页书已经外出寻找医治之法,多谢你
素还真:嗯,素某还另有一事相托,望飞鹭姑娘相助
飞鹭:何事
素还真:就是此物,事关一页书前辈…(讲述中)一页书与你们交情匪浅,你们所言之事,他必能听入
飞鹭:原来他一直被邪气缠身,好 ,我一定会劝他服下解药
翎婆长老:嗯,此事我们会慎重处理
素还真:有劳两位,辉煌堕世与拔刀洗慧会在外守护
翎婆长老:多谢
素还真:素某告辞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4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八章(完)
【佛獄大殿】
凱旋候:凱旋候見過王
咒世主:嗯,薄情館的情況
凱旋候:目前無一定所,暫時無法掌控行蹤,但吾已讓苦境中人協助找尋
太息公:苦境中人會願意幫助你
凱旋候:拂櫻齋主在苦境的時間如此長久,難道找不到幾個可利用的對像嗎
太息公:怎樣的對象
凱旋候:末世聖傳的信徒
太息公:末世聖傳,這是一個怎樣的組織
凱旋候:嚴格說來,末世聖傳並非一個組織,而是一個宗教,他們篤信天君伊迦斯,內部狀況不明,但三教九流均有綱羅,吾認識其中幾名信徒,現在正是利用的時候
太息公:需要格外注意嗎
凱旋候:暫時不用為他費心
太息公:獄主,現在六大爺要地, 吾等已得琉璃仙境、拂櫻齋、薄情館三處,扶木也已經侵入這三地的地層當中,不用多久半個苦境地理就會化為佛獄環境,成為最適合佛獄生命生存的大地
咒世主:由吾策劃的第五方針已經完成,藉由扶木的根部所延伸的空間異道,以後可以不用經由五界路進發,以漠沙林作根據自拂櫻齋、 薄情館、琉璃仙境三處直接出擊, 天者再也不能遏住佛獄的咽喉
太息公:自這三處進發的大軍,一定會讓苦境人士大驚失色
咒世主:將所有士兵、戰將移往扶木根部的通道,全軍備戰
太息公:王,要最後決戰了嗎
咒世主:吾尚在思考
凱旋候:之前的作戰,佛獄並未盡現底牌,保留了絕大部分的戰將與戰力,薄情館方下正是一鼓作氣之機,王還在考慮什麼
黑枒君:現在還不是時機
太息公:黑枒君,你又有驚人之見了
黑枒君:如果時機果真成熟,王也不會感到遲疑,現在王之所以遲疑是因為尚欠兩項要素
凱旋候:嗯,你所指是一頁書與殺戮碎島的援兵
黑枒君:然也,現在佛獄雖然兵強將猛,實力保存八成,但我們面對的敵人不止苦境,而是苦集聯軍, 大軍一旦進攻苦境集境必然協防, 燁世兵權實力也未見底,難保這不是一場苦戰
凱旋候:嗯
黑枒君:就算戰勝,如果此戰折損太過,隨之而來的便是死國的襲擊,這是必然之勢,所以佛獄必須保存最多的實力,這當中的關鍵也就是王之所以將王女嫁給戢武王的原因,殺戮碎島的奧援
太息公:但是殺戮碎島至今還無動作
黑枒君:苦境絕對想不到天刀捨命帶入的信件,造成的影響力不如預期,我相信殺戮碎島近日之內必然會有動作
太息公:嗯…
咒世主:說下去
黑枒君:第二部分,燁世兵權實力未明,兩天,只要再過兩天,一頁書便會完全魔化,成為佛獄麾下, 天下間還有誰能擋的住王與一頁書聯手,如此,就能在保存最多實力的狀況下攻下苦境
咒世主:你要吾再等兩天
黑枒君:這是萬全之策,與其冒險在此時出兵,不如再等兩天,以殺戮碎島與佛獄為主的聯軍進攻苦境,王與一頁書聯手對戰燁世兵權,此戰哪有失敗的道理,諸位認為如何
咒世主:三公決議
凱旋候:吾認為無此必要,集境未必是真心幫助苦境,就算集境真正協防苦境,兩天稍縱即逝一頁書擎海潮等人傷勢尚未痊癒,佛獄大可先行開戰,將集境大軍引至琉璃仙境,再採取守勢,兩天後利用殺戮碎島與一頁書的奧援從後包圍,圍殲集境大軍,戰果相同
太息公:吾倒是認為黑枒君的戰略才是穩當
凱旋候:嗯……王,你的想法
咒世主:嗯
士兵:參見王,邊境傳來消息婆羅塹集結了大量殺戮碎島的精兵
太息公:嗯…
黑枒君:殺戮碎島的援兵已經集結了,王你怎樣想
咒世主:兩天後,開戰
太息公:呵呵,黑枒君你的意見又被採用了
咒世主:至於包藏禍心的盟友,實力是喝阻他們攪局最好方式,眾人與吾同往死國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4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三十九章(完)
【死國不毛礦坑】
咒世主率領凱旋候太息公等人來到死國
旁白:不毛礦坑之內,咒世主怒眉而來,欲殺慕容情,天者當場阻止
咒世主:天者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殺了阿多霓
天者:不可能
咒世主:那就換你死
天者:哈,拿出你之能耐
咒世主:喝
天者:呀
旁白:雄渾無比第一掌撼動整個不毛礦坑
黑枒君:(嗯,兩人內勁皆屬曠古絕今)
旁白:驚世對決,兩境強人對陣, 運出撼天動地之威,掃起萬里黃沙之能
旁白:無盡血路,雙雄立雙分,同盟就此破碎,而在此時萬妖爐降現了
(後面因為萬妖爐出現吸收在場眾人內力咒世主退兵)


【佛獄大殿】
凱旋候:殺戮碎島已備好兵馬,只等王出兵,即刻支援
咒世主:嗯,出征之前,吾最後一席話,自血闇沉淵開啟,佛獄與苦境接軌以來,三角會議上所擬定的五大方針:第一方針连结死國與集境,雖然頗多曲折,但最終都能避免了佛獄多面開戰的危機
凱旋候:凱旋候未能全功,全賴王當中折衝
咒世主:貪邪扶木也深入苦境,即將改變整個苦境地理;第四方針, 一頁書稍後便會落入佛獄掌握;而第五方針,转移基地,現在佛獄大軍隨時可以自薄情館、琉璃仙境、 拂櫻齋進入苦境,五大方針除了兵甲武经一事,為保存實力而有所耽擱之外,可謂成功
黑枒君:一切都是獄主領導有方
咒世主:經過了這麽久的綢繆擊算,現在,今夜,便是佛獄關鍵一戰,奪得勝利
凱旋候:如何佈置,請王下令
咒世主:黑枒君
黑枒君:此次戰略由吾籌畫,第一路由凱旋候與吾自拂櫻齋發兵,第二路由太息公與守護者率兵自琉璃仙境發兵,這兩路一南一北掃蕩苦境,同時往寒光一舍方向集合
凱旋候:為何是寒光一舍
黑枒君:現在此地是素還真所居之所,除了佔領之外,目標自然是素還真
凱旋候:嗯
黑枒君:這兩路有極大的可能會遭遇集境的反擊,作戰中將兩邊的敵軍集中逼至寒光一舍,然後兩側包圍夾擊集境軍隊
凱旋候:那王呢
黑枒君:王自薄情館單獨出發,率領的是殺戮碎島的援兵
凱旋候:為何王自行一軍
黑枒君:第一,召喚一頁書,與一頁書會合,這需要時間:第二,當集境大軍與公、候兩支部隊在寒光一舍集合之時,王親率的伏兵會自後包抄形成三面包圍網,逼使集境大軍無路可退,到時王與一頁書聯手殺燁世兵權,滅集境
凱旋候:嗯,這份戰略非常完美
太息公:如果是候自己擬定,也未必有這般的算計
咒世主:各自進行吧
凱旋候:是,滅亡者,消滅者
滅亡者,消滅者:參見王,參見候
凱旋候:隨吾出征(黑枒君也隨之化光而去)
太息公:勾魂者,奪魂者
勾魂者,奪魂者:參見王,參見公
太息公:率君隨吾進發(離開)

【拂櫻齋外】
旁白:拂櫻齋外,佛獄大軍悄然前進,半途上
凱旋候:嗯
旁白:軍旗飛揚,戰鼓雷動,兩側山谷中赫見集境軍號
凱旋候:集境大軍
千葉傳奇:不屬天,不屬地,生於三界之外,不滅於六道之中,神人唯吾,千葉傳奇(萬古長空也一起來到)
凱旋候:千葉傳奇
千葉傳奇:伏潛了這麽久的時間, 吾終於有一次表現的機會了
黑枒君:看來集境等待已久了
凱旋候:為他人出力,千葉你不該是如此無智之人
千葉:是啊,吾斷不該如此無智, 不過,吾還是作了,千葉傳奇領教凱旋候高招
黑枒君:那我的對手就是你了
(看向萬古長空)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3:4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兵甲龙痕第四十章(完)
旁白:三處地,三道戰局,,集境佛獄兩境大軍決戰開啟
【寒光一舍之外】
旁白:沙塵滾滾,殺聲震天,兵戈千里,烽火連綿,千葉傳奇再戰凱旋候,各自不敢輕心
白塵子對上長空,劍疾,身疾,但白塵子心有所盤算,逐漸抽離戰圈

【寒光一舍】
旁白:集境大軍且戰且退,逐漸退往寒光一舍方向,兩軍逐漸會合了
太息公:千葉傳奇、弒道候你們無路可退了
凱旋候:困獸猶鬥,又能奈何,殺
素還真:未必啊,呀
旁白:一聲未必,素還真乍現戰場,手起一劍,正是
素還真:天下無雙
旁白:縱橫劍氣殺傷無數,太息公急喚扶木抵擋
太息公:扶木,護
凱旋候:素還真你終於出現了
素還真:還帶了伴手禮,你們仔細聽
旁白:話語一落,周圍乍聞仙樂飄飄,扶木開始異變
太息公:這是…九韶遺譜
凱旋候:還有阿多霓的歌聲
(慕容情、黑枒君和長空出現在遠處高峰上)
旁白:天敵乍現,貪邪扶木在樂聲與歌聲催化之下雖啟動自我防衛機制,仍遭破壞爆裂,歌聲連綿,傷害不止,動遙至扶木根部,佛獄扶木,頓受重創
太息公:為什麼會這樣,九韶遺譜該在黑枒君身上,黑枒君,黑枒君人呢
凱旋候:就算如此,你們也未必有勝算
千葉傳奇:錯了,現在狀況對上集境你們必敗無疑,但是,眾軍退兵
旁白:一聲令下集境大徹退
素還真:千葉你
千葉傳奇:現在開始,是苦境與佛獄之間的爭鬥,拂櫻齋主、太息公有緣再見,素還真有命再見(便離開)
素還真:這……
凱旋候:素還真
太息公:殺
旁白:盟友背叛,素還真對太息公、拂櫻齋主以守為攻,力保不失
素還真:呀
太息公:葉雨血潮,去
凱旋候:九天落邪櫻,喝
素還真:玄影雙流,呀
凱旋候:(怎會一路使用劍子仙跡的武學,難道)嗯…魔蚩碎元,喝
旁白:內心起疑凱旋候再贊強掌, 太息公同時掩招
太息公:九陰扶邪,呀
素還真:道威震天,呀
旁白:連環運掌,素還真接招不支,終於
(恢復劍子仙跡樣貌)
劍子:還是被發現了
凱旋候:你是劍子仙跡,那素還真人呢
劍子:吾猜正在趕來的途中,現在你們退兵還來得及喔
太息公:死到臨頭,你還有心情說笑,今日要你亡命此地,喝
旁白:怒火熾盛,恨火燎原,太息公運出兵甲武經,拂櫻同聲連氣
劍子:古塵斬無私
旁白:口雖說笑,心知勝算渺茫, 劍子仙跡飛身上空,全力一招,只求取下一敵性命
劍子:呀
……
凱旋候:裂宇之濤
太息公:裂宇之玄
劍子:萬引天珠劍歸宗
帝白:裂宇卷雙招同出,雖是頂峰絕逸之能,難掩佛獄雙尊之威,危急逼命之刻,一道光影卷入雙掌同出,兩大極招竟爾化為無形,隨即素還真現身戰場
太息公:素還真
劍子:素還真你再慢來一步,就可以替吾收屍了
素還真: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啊
太息公:怎有可能,你怎有這種能為
素還真:生之卷前,兵甲武經全然無用,公、候黑枒君有禮了
凱旋候:黑枒君,原來你
太息公:生之卷,哼,就算多了你焉能改變戰局
素還真:吾還有一步,注意來,兵甲武經生之卷最終式,呀
旁白:素還真上運絕學,一足迸碎十丈平地,太息公、拂櫻齋主心頭一驚,凝神間
素還真:奪路逃生(帶著劍子跑路了)
太息公:可惡,追
凝然心是白蓮花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1-29 15:0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口白到此就完结了,终于搬完了
后续木有了
凝然心是白蓮花
发表于 2015-12-17 13:05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黑蚜君,哈哈哈,素素好久没有做卧底了,那个“夺路逃生”也是调皮
不过想到从佛狱回去以后,邪元之毒爆发……五感全失,好虐啊……
不开心。。。
凝然心是白蓮花
发表于 2016-10-15 15:5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素素的每次出場都令我又喜又悲,喜是又能看到素素活躍的姿態,悲是素素又要被虐了qvq
凝然心是白蓮花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註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☆ 幾 時 蓮 ☆ ( 辽ICP备06004766号 )

GMT+8, 2019-10-17 00:54 , Processed in 0.08632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